长亭文章网长亭文章网

长亭文章网,你想要的好句子、好段子都可以在这里找到!
您现在的位置:长亭文章网>> 童话>> 意大利童话>> 正文

狮子草

来源:长亭文章网 作者/录入:www.hfk6.cn 日期:2018-08-26 热度:°

从前,有位木匠,他的女儿长得非常漂亮,可是他们家里却很穷。姑娘的名字叫玛利亚奥尔索拉。因为她长得太漂亮了,所以她父亲不准她出门,甚至不让她在窗口向外张望。木匠的对门住着一个商人,家里很富有,有一个儿子。这个儿子听说木匠有一个女儿,就到木匠家里去,问道:“安托师傅,给我做张桌子好么?”

“你把木料给我,我就给你做,”木匠说,“因为我没钱买木料。”

小伙子背着父母,把木料运了来。因为商人夫妇不愿意让儿子到穷人家里去。商人的儿子在木匠家里东张西望,想看看玛利亚奥尔索拉。玛利亚奥尔索拉以为小伙子已经走了,就从楼上下来。佩皮诺见到她,便一下子爱上了她。

他对木匠说:“安托师傅,我请您将玛利亚奥尔索拉嫁给我。”

木匠回答说:“啊,我的孩子,不要和我们开玩笑啦。玛利亚奥尔索拉是穷人家的姑娘,你的父母是不会愿意的。”

“我不是在开玩笑,”佩皮诺说,“你不要为我的父母担心。我喜欢玛利亚奥尔索拉,我就要和她结婚。”

于是,佩皮诺就瞒着父母跟木匠的女儿结了婚。

佩皮诺的母亲从邻居那里听说儿子刚结了婚,马上就把这件事告诉了丈夫。

“怎么办呢?”商人说,“我们必须把他送上船去。”

晚上,佩皮诺回家以后,父亲对他说:“儿子,我已经老了,不中用了,现在你得把货物运到大陆上去。”

儿子说:“好吧,您想让我什么时候动身就告诉我。”

佩皮诺就把动身的日子告诉了玛利亚奥尔索拉。“我得离家去经商。”妻子听到这个消息后放声大哭起来。他留给妻子一些钱,对她说:“好啦,别难过了。你放心吧。可别忘了想我呀!”

第二天,佩皮诺走出家门的时候,玛利亚奥尔索拉从窗口探出头来望着他,听着他对街上的人说:“请你们放心,我出去一年后就会回来的。”

听到佩皮诺的说话声,玛利亚奥尔索拉昏了过去。她病倒在床,并且从佩皮诺离家那天起,一直半死不活。

一年以后,佩皮诺回到了托里斯港。他马上派人给家里报信,说他已经回来了,还 叫家里派车去拉货物。他的父母和朋友们都去港口接他。问候之后,他突然问道:“我们的邻居好吗?”

“都好,”有人告诉他,“听说安托师傅的女儿玛利亚奥尔索拉生重病,虽说她还 没有死,但也活不了多久了。自从你离家那天起,她就一直卧床不起。”

佩皮诺听到这个消息,立刻昏了过去。人们把他扶上马车,送回家,然后又请来了医生。他是由于玛利亚奥尔索拉的痛苦而得病的,可是医生并不知道他得的是什么病。他的父母非常伤心。

这里需要交代一句:佩皮诺在离家以前,曾把他和玛利亚奥尔索拉的婚事告诉了他的两个好朋友。这两个好朋友找到医生,对他说:“这个小伙子新近背着父母结了婚。自从他离家出外以后,他的妻子就一直重病卧床。这就是他的病根。只要把那个年轻女人接过来,他的病就会好的。”

医生就把这件事告诉了佩皮诺的父母。

“怎么办呢?”商人问妻子。佩皮诺的母亲听说儿子跟一个穷人家的女儿结了婚,越发伤心。

“与其看着他死去,还 不如看着他跟一个木匠的女儿结婚。”母亲说,于是她派人去探望玛利亚奥尔索拉的病情了。

“玛利亚奥尔索拉快要死了,”木匠的妻子说,“她生了这么长时间的病,你们都不来过问一声,现在她都快要死了,你们才想起她来。”

“我要把她接到我家里来。”佩皮诺的母亲说。

“请不要动她,她快要死了。”

可是在佩皮诺母亲的一再坚持下,最后还 是把玛利亚奥尔索拉扶了起来,接到商人家里,让她躺在佩皮诺床边的沙发上。

“佩皮诺,”他母亲叫道,“看看你的玛利亚奥尔索拉。”

听到这话,佩皮诺渐渐恢复了知觉,从床上坐了起来:“玛利亚奥尔索拉!”

玛利亚奥尔索拉看见佩皮诺就在自己身边,也渐渐苏醒了。

他们的病都好了。等他们恢复了健康以后,正式举行了婚礼,恩恩爱爱地生活着。

可是好景不长,玛利亚奥尔索拉病倒了。“佩皮诺,”她说,“我死了以后,你要在我的尸体旁边做祷告。”她果真死了。

人们把她的尸体抬走了,可是佩皮诺却忘记了玛利亚奥尔索拉的话。

当天夜里,他突然想起了这件事,“天哪,我忘记了!”他马上跑到教堂门口,使劲敲门。

“谁啊?”教堂司事问。

“请您帮帮忙,下楼开开门。”教堂司事开了门以后,佩皮诺说:“给我把那个死去的女人的坟墓打开,我给你十个斯古多。”

“我怎能那样做呢?假如有人知道了,那还 得了!”

“天这么黑,不会有人知道的。”

于是,教堂司事打开坟墓后就走了。佩皮诺就跪下来祷告。祷告时,他忽然听到狮子的吼叫声,两头狮子冲到教堂的院子里,打起架来。其中一头狮子把另一头扑倒在地上,一口一口地把它咬死了。接着,活着的狮子跑到庭院里,用嘴衔了一簇青草,把死狮子的嘴抬起,用青草擦它的牙齿。死去的狮子又复活了,然后一同跑了。

佩皮诺这时做完了祷告,心想:让我来试试能不能让玛利亚奥尔索拉复活!他采了一些那样的青草,在妻子的牙上擦了擦,妻子马上就醒了过来,对他说:“你干了什么,佩皮诺?我刚才那样很舒服。”

佩皮诺给她披上自己的披风,挽住她的胳膊。

“怎么回事?”教堂司事问,“你竟然敢把死人带走?”

“让我走,我的妻子又活了!”

他把妻子领回家,扶她上了床,给她盖得暖暖和和的,让她睡觉。然后,他又在她身边躺下。

第二天早上大约七点钟,佩皮诺的母亲前来敲门。“谁啊?”玛利亚奥尔索拉问。

听到屋里传出死人的声音,婆婆吓得跌倒在台阶上,头撞在地上死了。

过了一会,女佣人前来敲门。“谁啊?”玛利亚奥尔索拉问,“你怎么还 在敲啊?”

女仆听到死人的声音后也吓得魂不附体,跌倒在门口,头撞在台阶上,死了。

佩皮诺醒来后,玛利亚奥尔索拉对他说:“这间屋子里简直无法让人睡觉,总是有人来敲门。”

“你答应过吗?”

“当然啦。”

“你都干了些什么啊!他们都以为你已经死了。”

佩皮诺开了门,看见母亲和女仆死在台阶下。“哎呀,我真不幸。”他自言自语道,“但这件事我不能声张,免得把我老婆吓坏了。”然后,他用狮子草救活了两个女人。

玛利亚奥尔索拉生病的时候曾许过愿:她要去圣加维诺教堂朝拜。她对丈夫说:“明天我们去圣加维诺教堂还 愿吧。”

他们出发了。但走了一段路以后,妻子说:“佩皮诺,我把戒指忘在陽台上了。”

“哦,算了吧,我们接着赶路吧。”

“不行,我一定要回去拿,一阵风就可能把它吹走了。”

“我去替你拿吧。别忘了,你不要到海边去,因为莫斯科维亚国王的船停在那里。”说完,他就走了。

然而,玛利亚奥尔索拉到了海边。莫斯科维亚的国王抓住了她,把她带走了。

佩皮诺带着戒指回来后,到处找玛利亚奥尔索拉,但她早已无影无踪了。于是,他跳入海中,向前游去。他看见前面有条船,就向它挥动白手帕。

“快,海里有个人!”船主说。他们把他救了上来,佩皮诺问:“你们见过莫斯科维亚国王的船吗?”

“没有,没看见过。”

“请帮个忙,把我带到莫斯科维亚王国去。”

在莫斯科维亚,他看见了穿着王后衣裳的玛利亚奥尔索拉。佩皮诺一看见她,就对她笑了笑,她却马上转过身去了。佩皮诺根本没法接近她,于是他请求给国王当仆人。他被雇用了,侍侯国王和王后吃饭。当他看到桌边只有玛利亚奥尔索拉一个人时,就对她说:“喂,我的玛利亚奥尔索拉,你不认识我了吗?”

她马上板起脸,转身不理他了。这时她已想好了坑害他的陰谋。她对国王的一个侍从说:“把这些银餐具放到那个男仆的口袋里。”

银餐具不见了,王后马上下令:“搜那个男仆的身。”

他们从佩皮诺的口袋里搜出了那些餐具。“这就是偷银餐具的贼!把他扔到监狱里去,然后在我的床前把他绞死。”

佩皮诺当时身上还 有一些狮子草。当刽子手把他带向绞刑架的时候,他对忏悔神父说:“我时无辜的。他们把我绞死的时候,请您别让他们弄断我的脖子。然后,请您把我抬回您家里,把这种草擦在我的牙齿上,我就会复活的。”

就这样,在上绞刑架的时候,神父对刽子手说:“当心点,别把他的脖子弄断。”接着,他向国王请求把罪犯的尸体抬回到修道院里。刽子手在绞死他时小心不让颈骨折断,忏悔神父则让人将尸体抬到了修道院里。神父刚用狮子草一擦他的牙齿,佩皮诺就复活了。他向神父道谢后,就离开了那里。

他来到了拥有七顶王冠的国王的国家。国王的妻子刚刚去世,王宫上下都披着黑纱。

“我想进王宫里去。”佩皮诺对卫兵说。

“你以为宫里的人现在会需要你吗?”卫兵厉声说道。

“请您进去禀报一声,我要进宫。”

他坚持要进去,最后卫兵们只好让他进去了。“陛下,我想单独和去世的王后待在一起。”于是国王下令所有的人都离开那个房间。

佩皮诺关上门,把王后从棺材里抬出来,放在床上,然后他把狮子草放到她的嘴里一擦,王后复活了。佩皮诺打开门,喊道:“陛下,看看您的妻子吧!”王宫里马上去掉了黑纱,人们一片欢腾。

从那天起,国王就一直把他带在身边。一天,国王对他说:“佩皮诺,我老了,现在你就是我们的儿子,我要把自己的七顶王冠传给你。”

佩皮诺问:“都有哪些国王要来参加七顶王冠的加冕典礼呢?”

“西班牙国王、意大利国王、法国国王、葡萄牙国王、英格兰国王、奥地利国王和莫斯科维亚国王将前来参加,他们七位国王将给七顶王冠国王加冕。”

“好吧,我接受这七顶王冠。”佩皮诺说。

请柬都已发出。莫斯科维亚国王准备起程,他的妻子玛利亚奥尔索拉还 为参加这次加冕典礼特意准备了一身衣服。他们来到了七顶王冠国王的宫殿。

所有国王和王后都坐在大厅里,佩皮诺一眼就认出玛利亚奥尔索拉,但她没有认出佩皮诺。在加冕仪式结束后,举行了盛大的宴会。宴会结束后,带着七顶王冠的佩皮诺说:“现在我们每人要讲一个故事。”

于是,他们一人一个,都讲了故事。当轮到佩皮诺时,他说:“现在由我来讲我的故事,但在我讲完以前,谁也不准离开这里。”他讲述了从和玛利亚奥尔索拉结婚开始到现在的全部经历。这时玛利亚奥尔索拉好似坐在炭火上一般,烦乱不安。她借口头疼想离开那里,但佩皮诺说:“谁也不准走掉。”

佩皮诺讲完以后,就问莫斯科维亚国王:“对这样的女人应怎样处置?”

“先把她绞死,再把她烧掉,最后让风把她的骨灰吹走。”莫斯科维亚国王回答说。

“那就这样吧,”佩皮诺说,“把莫斯科维亚国王的妻子抓起来!”她当场就被掐死了。

佩皮诺继续在那里当七顶王冠的国王。

随意打赏一点,支持本站长期发展!

喜欢
(0)
0%
不喜欢
(0)
0%
你可能喜欢的......